首页 > 娱乐·新发现

“支那”称谓之毒 解局日本对华文化侵略舆论战

来源: 日本|中国 编辑:11 发布:2017-06-19 20:01:27

王拱壁先生的《东游挥汗录》(1919年),有下面这样一段话:『倭人战胜前清以来,即称我华为“支那”,垂为国民教育。且多方解释支那二字适可代表华人之蒙昧者,于是支那二字乃风行三岛,以资倭人轻侮华人之口实。每逢形容不当之行为,则必曰支那式,借以取笑,此等教育早已灌输入其国民之脑海。』记述了日本以调整国民教育把中国蔑称为“支那”的事实。日本要实现侵略中国最终目的,就务必要把日本青年人对中国的尊崇和好感化为鄙视和厌恶。因此唯有借助国民教育进行青少年全方位的洗脑,培养侵华“杀人机器”。日本之狠毒与谋深,可见一斑。

从甲午海战到侵华战争,日本收买媒体制造有利“侵华”舆论

最早系统全面地提出侵华方案的是日本学者佐藤信渊。他提出了日本先攻取满洲,然后“经略”整个中国的计划。自此到20世纪初,日本学者、文人一直蠢蠢欲动,在学术文章中赤裸裸地宣扬侵略中国的强盗计划。同时,他们非常注重收买媒体(买口)尤其是西方媒体以获取西方对其与中国发生战争时予以支持。

甲午战争前夕,日本就秘密聘请美国《纽约论坛报》记者豪斯,为其营造日本是 文明之代表 ,树立日本旨在帮助朝鲜将 野蛮 清朝驱逐出境的 正义形象 。

甲午战争中,日本攻占旅顺后,进行了惨绝人寰的大屠杀,随军的西方记者、尤其是《纽约世界报》的克里曼进行了大量报道,震撼世界。但是,日本随即采取高强度的危机公关,居然彻底扭转了在西方媒体上的不利形象。日本让西方媒体看日军怎么表演优待俘虏,如何照顾战地的百姓等,通过欧美记者传播到全世界。攻占威海后,日本还在英国国际法专家面前“演戏”,救治中国战俘并在随军记者的见证下释放他们,礼送北洋舰队司令官丁汝昌的灵柩,以此在国际上树立“文明国家”的形象。当然,清政府对舆论的漠视、声音的缺席,是令日本能够为所欲为的关键因素之一。由于常年的歪曲报道,使甲午战争被日本美化成了“中国的战败将意味着数百万人从愚蒙、专制和独裁中得到解放”。

46首页上一页23456下一页尾页

更多新奇百趣请关注快读日报自媒体:

搜索微信号:tiaomucom 新浪微博:@快读日报官微 腾讯微博:@关注我们 QQ空间:点击进入

频道热点